研究发现早期侵犯性癌症的生物标记物

由_COM_GLOBAL_CURRENT_SITENAME本刊作者
发布在05 May 2017
 乳腺癌肇始于疯狂分裂的异常细胞,这些细胞通常在输乳管里,几乎所有的病例都并非死于原发癌,而是死于癌症扩散后的继发肿瘤。

过去的二十年间,乳腺放射摄影检测微小病灶的能力突飞猛进,结果,许多有无害病灶的患者接受手术和放疗。医生从良性病灶中分拣出侵犯性病灶,从而能更准确地为每名患者定制疗法,避免双重陷阱——昂贵的过度治疗和可能致命的治疗程度不够。

图片:LSM 700激光扫描显微镜(图片蒙蔡司公司惠赐)。
图片:LSM 700激光扫描显微镜(图片蒙蔡司公司惠赐)。

美国马萨诸塞州剑桥市白头研究所的科学家及其同行分析了癌症恶变区内表达增多的约350个基因的调控因子。科研小组还开展了一项回顾性研究,分析了200名早期乳腺癌患者组织样本里SWI/SNF相关、基质关联、肌动蛋白依赖的调控因子(SMARCE1)基因的水平。SMARCE1水平最高的患者最可能发生癌症转移,预后最差。SMARCE1水平与预后之间的关系也适用于肺癌和卵巢癌患者,说明该基因的重要性不仅限于一种癌症。

科研小组采用了多种不同的方法得出了他们的结论,包括细胞培养、模块识别、候选上游调控因子的识别、三维入侵测定、蛋白质印迹、体内肿瘤形成与转移测定、循环肿瘤细胞测量与量化及免疫化学检验。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都柏林市蔡司公司(www.zeiss.com)的LSM 700系列激光扫描显微镜采集球状体的共焦图像并进行分析。

科学家发现,SMARCE1只在转移的早期显得重要,因而适合作为这一关键步骤的生物标记物。当科研小组分析人乳腺组织模型里的SMARCE1活动时,他们发现局部的乳腺癌细胞逃入周围组织必须要借助SMARCE1。如果没有,则细胞局限于一隅,相对无害。他们发现SMARCE1高表达的早期癌症中50%将在初次确诊10到15年后的某个时刻转移。

该研究的论文发表于2017年4月4日《美国国家科学院院报》。资深作者Yu-Xiong Feng博士说:“我们观察转移连锁反应的每一步,原始位点的肿瘤生长以及转移到远端的生长不受这条基因影响。”

白头研究所
蔡司公司




最新 分子诊断 新闻